只是咸鱼

[all叶]强中自有强中手 01

无考据,ooc,老狗血,旧套路

  京城之内。

 
 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,小贩们在道路两旁叫卖不止,路上老少妇孺的脸上都带着只有生活平稳安宁才能拥有的、自然的快乐神情,社会的秩序就在这一片祥和中缓缓运行着。

  突然,远近闻名的饭馆“聚宝楼”门口突然一阵喧哗骚动,引得路上的行人都纷纷探头去望。只见饭馆中一个头戴斗笠、身披破布并且腰配一把细剑、俨然江湖剑客模样的男子被店中小厮们推搡出来,其中一个小厮一边嘴上嚷着“没钱还想吃霸王餐,走好吧您”一边又将男子推了一把,险些将那男子推倒在门槛上。

  那男子惊险的稳了稳身形,终于避免了摔倒的窘境,这才嘘了口气,接着骂道:“靠,我又没说不给钱,至于吗!”

  “至于啊,您可是身无分文就想来白吃白喝,不把您赶出去,我这小店可怎么立招牌呐?”紧接着,一个悠闲的声音从门中传出,随后声音的主人也出现在众人的视角内。

  那是一个特别令人印象深刻的年轻男子,不少从未见过聚宝楼店主的人都开始惊讶起来,其中不乏一些女子为他频频侧目。他的容貌算不上顶尖出众,可就是协调恰当的让人移不开眼。皮肤很白,是像那种宫里才能有的白瓷那样的白。精神气质不算佳,可以说根本不像个做生意的精明人,倒像个哪里来的风流之士。但是,这样的他,却总有种不雍自贵的威仪之气显出来。

  “老叶,你真不是人!”那男子十分愤慨地喊了一句。

  “这位店主,”这时,人群中传来一句话,声音甚是温润和雅,“这白吃之人乃是在下的朋友,若无不妥之处,可否由在下代付了他未了结的账单?”

  “当然行了,”聚宝楼店主笑道,“有何不可呢?只是这位客官食量可不算小呀,点的菜也正是我店里顶有名的几样,不知您可否承担得了呢?”

  “无妨,还望店主领我往店里查看一番。”那温润的声音也带有笑意起来,声音的主人也从人群中走出。

  又是一个好相貌的年轻公子!不少姑娘都在心里惊讶起来。从人群中走出的这人正如他的声音一般,温文尔雅,清润沉静,墨色的长发与他的靛青的长衫相得益彰。在他的身上充满了一种书生气息,却不带着书生特有的那种柔弱,他的身上只有一种气定神闲的气场与魅力存在,这样的他正双眼温和而含笑的注视着前方。

  “我靠”那白吃剑客看到这人模样非常吃惊,作势要走,结果被聚宝楼店主一把拉住,与温润男子一起上了聚宝楼二楼的雅间。

  "陛下,近来安好?"温润男子笑道。

  "还行,有事拜托你办。"店主品了一口茶,懒散的垂眼道。

  "什么事,为什么不找我办?这么多天了,我就在京城里,离你近的要命,你不来找我办事,理由何在?"剑客非常不服气,插嘴打断了店主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
  "你没人家文州办得好。"店主笑道,眼睛弯成一道弧线,这使他看起来像只狐狸。

  剑客非常生气,又要张嘴理论,这时,一直微笑着的男子开口了:"愿为陛下效劳,只是这报酬该如何结算?"

  店主说:"许诺你三件事罢,只是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。"

  温润男子笑着点了头。

  "???"剑客非常不解,这还没说办什么事呢,怎么就达成协议了?

  温润男子看剑客一眼,笑道:"少天,你若也想帮陛下的忙,不如问问陛下他还缺些什么?"

  "缺什么?"剑客很疑惑这个说法,正要开口,却被店主打断道:"是了,你不说我倒忘了,之前的太监总管死了,你来替他吧。"

  "靠!!!你才替个太监呢!!"剑客非常生气,跳起来就要扑向店主,这时温润男子伸出一只手来拦住了他,手指非常白皙好看,而且有力而不容置疑。

  店主哈哈一笑:"玩笑玩笑,除了丞相一职,暂时别无所缺了。"

  剑客有点忿忿又遗憾的坐下了,却又猛地抬头,惊讶起"丞相"二字。

  店主喝一口茶,又开口道:"如今我刚回皇宫,朝廷上下,少不了是要被我清洗一番的,"他扫视一番两人,"清洗后,这空出来的各个职位,在找不到合适人选之前,有劳各位临时替我担任一下了。"

  "能帮到陛下,自然是喻某的荣幸。"喻文州笑道。

  "我也是我也是!老叶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啊!"黄少天也马上说道。

评论
热度 ( 25 )

© 水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