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咸鱼

[all叶]强中自有强中手03

无考据,ooc,老狗血,旧套路

又一日清晨的早朝。

“皇上,臣有一事相奏。”许博远手举着笏躬了躬身。

  “准奏。”

  “请皇上准许微臣跟随丞相前往山西灾荒一地,解救万千灾民。”

  “哦?”叶修感到奇怪,“嗯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 “微臣许博远,是翰林院的正七品编修。”

  叶修有点讶异,一个小文官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?

  他仔细看了看文官的脸,许博远被皇帝的目光盯着,脸上却没有什么惶然之色,十分坦然。

  叶修对这个小文官有了些兴趣,他弯嘴一笑,原本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就有了些颜色。许博远看见这抹笑容,反而感到有些莫名的涩然。

  “朕相信,以丞相之能,定能妥当处理灾情。许爱卿关爱百姓,其心可嘉,不若与朕在朝廷之上共候丞相佳音。”

  “正好,丞相去往山西的这段时间,许爱卿你就替他代理朝廷政务吧。”

  这是个什么事!许多大臣都惊呆了,许博远更是惊得说不出话,许久,他才结结巴巴地道:“微......微臣能力有限,恐怕担不起这代理丞相之职啊......”

  叶修笑笑,随口道:“怕什么,有谁是打出生就做丞相的呢?既然许爱卿有此担忧,不若就职期间住在皇宫,有什么不懂的来询问朕便是。”

  你也才刚刚回来当皇帝,又能知道些什么!大臣们感到无力。这个皇帝古古怪怪,出招不按常理,偏偏又没有什么办法能真正对付他,令人非常郁闷。

  许博远愣了好一会神,才惊醒似的答道:“......是!谢陛下隆恩......”

  “嗯,甚好甚好。众爱卿今日应是无事了罢?那退朝吧!”

  “退朝——”


  叶修慢悠悠的晃回了合安殿,进殿前又像往常似的挥退了宫女太监们。

  进了内间,果不其然又像往常似的看见了临清王叶秋。

  “王爷可真是好生清闲呐,每天就只管溜溜弯,喝喝茶,不像朕,一天忙里忙外,真是好生疲累啊。”叶修闲闲地说。

  “我哪里清闲了?!我每天除了要帮你解决异己,还要帮你处理政务,比以前还累,你居然还说我清闲!”叶王爷怒不可遏。

  “此话当真?”叶修的眼睛闪闪发亮,“既然王爷比以前还累,不若直接做皇帝,那些个异己自然消失,我也好回去当我的江湖传说。”

  “你想得美!”叶秋气死了,“父皇在世时就指定必须是你来继承皇位,遗诏里也是这么写的,是你说改就能改的吗?何况现在江湖动荡,时局不稳,你以为你回去后就能安安稳稳的当你的斗神了吗?还不如做好皇帝,把内忧外患都给解决了,这才是正道!”

  “知道了知道了,”叶修撇撇嘴,表示不想与老头子叶秋争辩,“对了,你知道许博远这个人吗?”

  “许博远?”叶秋疑惑,“好像是翰林院的一个文官吧,怎么了?”

  “没什么,向你打听打听他的人品。”

  “这人我不太熟悉,好像挺普通挺默默无闻的吧。怎么突然打听他?”

  “原来如此,”叶修笑眯眯的,“新上任的丞相去山西解决灾荒去了,我让许博远来临时担任一下丞相。”

  叶秋大吃一惊:“哥,你还没了解他的地位背景就要让他当丞相,万一他是旧派安家一系的怎么办?要是他利用丞相职权趁机做些棘手事又该怎么办?”

  “怕什么,”叶修很无所谓,“你还不相信我的眼光?当年我做斗神,教出来的徒弟哪个不是武功强心性也好的?哪天带你见见我的徒弟邱非,现在在江湖上可是混得很不错呢!”

  “......这个许博远你真有把握能相信?”叶秋仍有疑虑,怕就怕在哪天他一不注意,他的宝贝哥哥就真这么被人害了。

  “放心吧,许博远的心性我瞧着就跟个嬷嬷似的。”

  叶秋无语。

  “叶秋,”叶修突然有点小兴奋,“我在宫里憋了好些天了,也没个人能陪我练练手,不如你来?”

评论
热度 ( 28 )

© 水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