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咸鱼

[all叶]强中自有强中手04

无考据,ooc,老狗血,旧套路

  “你别想,”叶秋皱眉,“你伤还没好全呢,还想和人对打,做梦吧。”

  “我差不多都好了,”叶修说,“你要是还把我当哥就陪我练练。”

  “不行。”叶秋很是坚决,心想我很乐意不把你当哥看。

  “我觉得可以。”叶修点头。

  “我觉得不行。”叶秋摇头。

  “……”叶修直直地看着他的弟弟,眼里充满恳切。

  “……好好好,只陪你过几招。”叶秋投降。

  兄弟两人一起到了附近的园子里,挥退了宫女太监,便吩咐暗卫拿趁手的兵器来。

  “不用了,”叶修迫不及待,“借两个侍卫的剑来就行了。”

  “你不是用矛的吗?用剑你不习惯吧。”

  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”叶修小小的扬了扬下巴,像只骄傲的狐狸,“我可是什么兵器都精通的高手。”

  “嘁,随便你了。”叶秋明显不信,他拿过侍卫的剑,把其中一把抛给叶修,“先说好,我在宫里学的真龙诀正是使剑的,等会你要是抵不住,我就马上收手。”

  叶修听了颇有兴趣:“行啊,要是我真抵不过你的真龙诀,之后你可得教教我怎么使的。”

  叶秋说:“本来真龙诀就是只传给你一人的,谁叫你小小年纪就离宫出逃了。”

  叶修哈哈一笑:“我这不是回来了吗。话不多说,开始吧!”

  两人摆好架势,正式开始。

  先是叶修发起攻击,他想看看叶秋这皇宫剑法是怎么个名道。叶秋反手一挡,以退为进,右手持剑不断劈刺,有力有度,节奏也有几分玄妙。

  叶修兴趣上来,用了许多虚招来晃叶秋的眼,叶秋果然又认真几分,招式也越发精妙。

  叶修已经打定主意了这之后要向叶秋好好学学这真龙诀。他一个收手,准备用一个决胜招来结束这场过招。

  正当他猛然发力之时,一阵绞痛从他心肺处袭来。

  叶修的脸色立刻变得很不对劲,正准备抵挡这次攻势的叶秋看到哥哥的脸,惊得把手里的剑都扔了。

  他匆忙跑到叶修身边,一摸手腕,就知道是哥哥回宫前受的那次伤发作了。

  “怎么回事,那太医不是已经说了服下三秋草便不会再发作了么!”叶秋的眉头皱的紧紧的,脸上的担忧之色尽显。

  “谁知道呢,”叶修的脸已经很苍白,冷汗在他额头上不断冒出,可他还是勉强在脸上带着点笑,“兴许这毒兴致来了偏不肯离开我呢。”

  “都疼成这样了,你还有功夫贫嘴。”叶秋咬牙切齿,“来人,宣太医!”

皇城之外,绿意盎然,车马喧嚣远不可闻。

  在宽而笔直的官道旁,有从林子里弯弯曲曲延伸出来的野路,都是城旁山村里的村夫上山讨果捡柴走出来的。

  初秋的清晨,林中正是寂静无比的时候,突然,一阵马蹄声伴着车轮压过土地的声音传来,惊起了一阵飞鸟。

  一辆很小的马车快而灵活的从林中穿过,拉车的马好似极有灵性,头戴纱面斗笠的驱车人只轻轻一拽车绳,马就懂得往哪个方向跑去,跑时马腿上的肌肉强健的鼓动着,虽然只一马拉车,但速度却快得好似飞箭,仿佛赶着去做什么事一样。

  依着马的飞速,马车很快出了林子,来到京城的城门外边,准备进城。城门气势宏大,好似个威仪的大将军,而马车却小而破烂,两相对比之下马车便显得有些可怜。

  “来皇城干什么的?”守门的卫兵对着小马车的驱车人问惯例发问道。

  “进京出售一批难得的药材,都是小人这几日上山采到的。”驱车人默默掀开车帘,露出了车厢里大批根部带泥,很是新鲜的药材。

  “嗯,是吗?把你斗笠摘下来看看。”卫兵看到这么多植株有些吃惊,面前这人穿着打扮特别,绝不是附近村里的村民该有的样子,上头吩咐了这几天城中不太平,要多多核查进城者的身份。想起这些,卫兵对这人便多了些关注。

  驱车人听罢,默默摘下了斗笠。卫兵看到此人面容,大吃一惊:“你……你……您,您是……!”

  驱车人隐晦做了个止声不语的动作,他将车中药材取出几株,交到卫兵手里,低声道:“我来进城之事,望小兄弟不要声张。我观你面色略有虚浮之态,若不嫌弃,将这几味药材拿回家水煎,连服七日,身体定会有所调理。”

  卫兵忙不失迭地点头,望向驱车人的脸满是敬畏尊重:“是是是!在下一定听神医的话,不对外声张此事。谢谢神医赠药!”

  驱车人点点头,继而将斗笠戴回,回到马车上,朝着已经向他敞开的城门前进。


 

 

评论
热度 ( 28 )

© 水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