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咸鱼

[all叶]强中自有强中手02

补一下第二篇

2



“皇上,您该歇息了。”一旁的李公公躬着腰,细声细气的说道。

“嗯,朕知道了。”

叶修微微阖着眼,懒散地打了一个哈欠。

他慢吞吞地起身,看上去因为处理了一天的国事,确实是累极。李公公想要搀扶,却被他挥挥手给拒绝了。

叶修闲人似的慢悠悠往寝宫的方向走,身后的宫女太监的默无声息地跟着。等进了寝宫,他又一挥挥手,不耐似的把一干奴仆都打发了出去,面对这样一个刚回宫、谁也不熟悉的皇帝,宫女太监们谁也不敢说话,只都诺诺应下了。

“皇上,您不要侍卫也就罢了,怎么连那些个宫女太监都守不来您这合安殿啊?”刚进内室,一个和叶修颇为相似却又更加清亮的声音响起了,语气似乎颇为不满。

“临清王大驾光临,其英俊洒脱的外貌又岂是那些个奴仆看得了的?”叶修瞧见屋子里坐着人,丝毫不惊讶。

“哥,你真够厚脸皮!”听罢,叶秋终于端不下去架子,忍不住的说道。

“哪里哪里,王爷与朕一母同胞,脸皮的厚度自然也是不遑多让的。”叶修自在地说道。

“得了,不和你贫了!赶紧把正事解决了。”叶秋遏止住与他争辩的冲动,脸色正经起来。

“好吧。东西已经收集全了,剩下的只等着宰相大人自投罗网了。”

“嗯,那就好。下任宰相你准备让谁接任?”

“这个嘛,我已经有人选了!”

清晨,天色浑浊,白雾笼罩在皇帝的园子里。

叶修从园子里走过,宫女太监们像往常一样没有声音的跟着,园子里只有叶修走过石板时衣角拂过草叶、以及露珠掉下的声音。

到了金銮殿,一众宫女太监们就退下了,只有李公公跟着叶修进了明间。

叶修坐上了位子,扫视了一下下方,便说:“开始吧。”

李公公应了一声,接着便开始引见。

果不其然,有许多大臣都提及新丞相担任人选之事,听完一位大臣的上奏,叶修一笑,说:“朕已有合适人选。”接着便把人选召到了身前。

来人温文尔雅,风度翩翩,正是前几日聚宝楼里的喻文州。

“皇上,此乃江湖中人,怎可担任丞相要职?”

“皇上,万万不可呀!”

“是呀,皇上请三思呀!”

大臣们纷纷不乐意外来人攀上相位。叶修却笑道:“若有哪位爱卿不服朕的眼光,请上来自荐。”

大臣们不吭声,于是叶修又说:“若爱卿们质疑朕的决定,那你们就看看他的表现罢。”

站在大殿中央的喻文州始终微笑着,丝毫不为周边大臣之语所动,听到叶修的话,他微一鞠躬,脸上带笑的道:“有幸能得陛下垂爱,望陛下颁发圣旨,派遣臣下解决山西饥圌荒一事。”

叶修先是为“垂爱”一词心中无语,接着听到圣旨一说有点惊讶,最后他百无聊赖的答复道:“也罢,既然你想证明自己的实力,那朕便许你这次派遣。”

接着他正了正色道:“喻文州,朕之爱卿,天慧聪颖,心怀家国,拜为丞相,钦差山西处理饥圌荒一事。”

下面的大臣都被叶修迅速果断的口谕给惊住了。本来这朝廷一直是临清王摄政,给出的皇帝云圌游悟道一说,大家也只当是摄政王把持权力的借口,没想到前几日,云圌游的叶修竟真回来了,临清王也好生把他迎回了宫,恭恭敬敬的捧着,竟是完全没有一点谋逆犯上之势。

这叶修,模样跟临清王完全一样,血缘是一定正统的了。可是他歪歪斜斜,懒懒洋洋,平日作风完全没有皇家凤子龙孙的感觉,这让许许多多的人私底下对他非常不屑。

大臣之中,有不少心怀鬼胎者,妄图掌握形势后谋私更重,但是也不乏忧国爱民之人,对于这样一个皇帝的回归颇为忧心。

许博远正是这样一个人物。

听到皇帝的口谕,站在下面的许博远有点惊讶,山西之地饥圌荒已久,之所以迟迟没有解决,正是因为山西一带官圌府徇私枉法,贪污受贿已久,无论临清王开仓放多少粮,大部分都进了沿线官员的家里,天高皇帝远,远坐庙堂之中的摄政王根本没法察觉。

而朝廷大臣大多顾忌着当下委任放粮者的势力,不敢分一杯羹的人多,上奏请圌愿更是无人敢做。

这次这新相喻文州开口就提了饥圌荒这样一件事,皇上竟然也马上同意了,这不得不让许博远稍微有点期待新皇帝能有所作为。

评论 ( 1 )
热度 ( 8 )

© 水迷 | Powered by LOFTER